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香港官方六合网 >

穿针引线“绣出” 乡村振兴路

发布日期:2021-08-20 20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亚男创立的清远市刺绣文化协会,为300多名山区妇女和少数民族群众义务培训。

  出身山东刺绣世家的张亚男,16岁时便已来到广州读书,至今依然乡音未改,爽朗的言谈里流露着北方人直率的性情。清远市刺绣文化协会主席、广东省文联委员、清远百位“乡村新闻官”之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“80后”的她不但身兼多职,更与粤北山村结下一段奇缘。

  刺绣这门传统手艺为不少粤北瑶族妇女所掌握。流传虽长达千年,却从未走出大山。近年,经过张亚男“穿针引线”,清远市刺绣文化协会成立,开创“清绣”品牌。经过培训,300多位绣娘足不出户便能在家创收,个人年增加收入最高达2万多元。

  近年来,张亚男与广州美术学院深度合作,通过文创研发将清远绣娘产品带进粤港澳大湾区。她相信,随着“90后”“00后”国潮消费的崛起,这座有着“广东最大绣娘群体”的城市,蕴藏着市场裂变的新机遇。“清绣”品牌为此做好了准备。

  “我是绣架边上长大的孩子,祖祖辈辈都靠着刺绣养家。”张亚男从小就帮着姥姥穿针引线。凭着一双巧手,姥姥足不出户就收到不少来自国外的订单,还养活了家中七口人。

  张亚男大学读的是飞机电子专业,毕业后本来应该在机场上班,每月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。她却选择重拾姥姥家的老本行,做起了刺绣工艺品定制批发的生意。

  此后十年,张亚男走南闯北,深入走访“四大名绣”产地,遍寻名家学习各门针法。合作绣娘数以千计,也为她积累下稳定的客源。工作之余,张亚男还自学设计,动起了刺绣文创的小心思。在她的“穿针引线”之下,绣娘们的作品也渐渐“潮”起来。

  “绣一幅、卖一幅”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,可张亚男并未沉浸在“小确幸”的满足之中:“现在全国绣娘的思路都带活了,就连许多老绣娘都让孩子们去学设计专业,我也需要去做更有挑战性的事情了。”

  2017年,张亚男来到了清远。这场不期而遇的旅行,为她打开了一个“新世界”。走访连南瑶族自治县山村时,瑶家刺绣人群的数量让张亚男感到惊讶。从孩子上学的背包到新娘额上的头巾,别具民族风情的刺绣充满生活的每一个角落。4157彩民心水之家

  “可以说,广东省最大的绣娘群体就在清远。”清远少数民族人口达21万,大部分妇女都会刺绣,就连不少汉族妇女也掌握这门手艺。张亚男心中默默盘算:除去外出务工人员,清远会绣花的妇女至少有1万多人,这对刺绣产业来说已是很大的基数了。

  在连南,刺绣是每个家庭的刚需。然而,正因为这里家家户户都会刺绣,生产仅仅停留在自给自足的阶段,整个清远也找不到几家刺绣公司。绣娘们空有一身好本领,却因找不到销路而无用武之地,她们的生活仍旧清贫。

 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。张亚男在连南山村开始了自己的刺绣实验。她给当地一口气下了5000个产品的订单,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乡。原本一个月才能完成的订单,结果人多力量大,绣娘们不到三天全都给绣好了。

  见识到市场的巨大潜力,2018年,张亚男创立清远市刺绣文化协会。协会为300多名山区妇女和少数民族群众义务培训刺绣技法,让她们有能力承接各类刺绣订单,摸索出一条“在家刺绣、在家创收”之路。

  “带着娃,绣着花,用针绣出小康家。”清远市刺绣文化协会打出的响亮口号,获得越来越多村民们的响应。张亚男介绍,许多“80后”“90后”绣娘都要回家带娃,常常找不到固定的工作,刺绣却可以帮助她们补贴家用,多劳多得。

  绣娘盘璐瑶是一名残疾人,长年与拐杖为伴,生计全靠丈夫在外打工挣钱。如今,经过培训的她也能在家中接单。“刺绣让我感受到自力更生的幸福。”盘璐瑶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  培训班解决了生产端的问题。然而,要让古老的民族刺绣走出大山,进入现代家庭的消费端,却还有不少门槛需要跨越。“传统民族刺绣固然色彩艳丽,游客来了只会拍照打卡,却不会将产品带回家。”张亚男坦言。

  让传统工艺回归现代生活,张亚男为“清远民族刺绣”重新勾勒蓝图:她引进苏绣、粤绣的绣法,对清远刺绣加以改良,一方面减少刺绣的面积,换上更清新的配色,一方面改变横平竖直的几何纹理,使刺绣产品更加符合现代人喜爱的“曲线美”。

  “我们将盘王印、马头纹这些传统的古老刺绣纹样提炼出来,以现代的设计语言继续讲好古老的民族故事。”张亚男将“清远刺绣”的品牌取名为“清绣”,这既点明了清远是品牌的故乡,也道出了刺绣给人带来平和、清雅的感受。

  张亚男设计的《禾雀花开》可谓“清绣”品牌的“开山之作”。禾雀花是清远市花。张亚男向记者介绍,一幅成品需要耗时10天左右,绣娘们采用20多种颜色相近的针线,用平针绣一层层绣过去,远远望去如同一幅摄影作品。

  在第十五届深圳文博会上,《禾雀花开》一经亮相便收到300多份订单。作品同时在第十四届巴拿马春晚世界博览会·艺术博览获得卓越文化奖。《禾雀花开》还“飞”进了茶席和手提包,被当地多个部门作为“文化手信”推送海内外。

  2019年,自从受聘为连南瑶族自治县“乡村新闻官”,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的张亚男更加闲不下来。她在清远开设了清绣艺术空间。从围巾、钱包、手提包,到茶席、抱枕、鼠标垫,张亚男亲手设计的衍生品攒满了一屋子。

  在张亚男看来,大湾区才是清绣文创真正的市场。为此,她与广州美术学院“民族刺绣”研培班开展深度合作。去年8月,非遗研培成果展在广州“潮墟”举行,清远绣娘们带来14米长的刺绣版《千里江山图》技惊四座,一举成为展览的明星展品。

  无论在广州还是潮州,粤绣走的都是大师级高端艺术品的道路。张亚男却清晰意识到,这并不是清绣所期待的目标:“相反,清绣更需要填补粤绣中低端文创市场的空白,让山区里的绣娘真真切切地得到实惠,也使非遗产品能为年轻消费者所接受。”

  今年1月,继连南瑶绣创作基地之后,连山壮族刺绣嘉田锦绣合作社正式揭牌。张亚男的“清绣梦”又向前迈进一步。从基础建设、产品设计到员工培训,她都亲自下场。这个暑假,合作社还办起了刺绣研学体验班,迈出了探索文旅融合坚实的一步。

  目前,刺绣协会现有会员300余人,还有待注册绣娘5000多名,张亚男心中还有更大的“小目标”。“苏绣年产值就有27亿元,而粤绣加上机绣年产值才2亿元不到。这说明差距很大,空间也很大。”她期待,“国潮”兴起能为市场带来新的裂变,也给刺绣传承注入生机与活力。